奶糖请你吃糖

沉迷于反派无法自拔

【牌快】我是不是在哪上过你

之前还没写完就点了发布。
依旧欢脱向。
小可爱定的梗已送达 @心存怨念的Box
众多bug就当是私设好了。
因为我只看过电影所以。。。

东方古国说人死了之后会走黄泉路到奈何桥喝孟婆汤。 快银作为一个无神论者肯定是不相信的。

直到今天。

快银端着一碗看起来恶心吧啦的孟婆汤蹲在桥旁。

我可以不喝吗。快银悲催的想。
噫,这味道,这颜色,这。。。。
想吐。

就不应该和老万去搞事的。
替别人挡了一枪昏过去新来就发现自己躺在奈何桥旁的快银小天使想。

“必须要喝吗?”快银可怜巴巴的看向旁边的孟婆小姐姐。
“必须。”
你说孟婆长的这么可爱怎么这么狠心呢QAQ

要说自己死了谁会挂念自己。。。
肯定就是自己娘亲Charles了。
嗯,还有那个混蛋牌皇。

说到牌皇,快银就恨不得一拳打到他脸上。
凭什么自己是下面的那一个啊!

“喝不喝,再不喝我直接灌了。”
在旁边等了好久的孟婆终于不耐烦了。

这个人的语气怎么这么像自家姐姐北极星啊。
快银有点懵。

“你别过来我自己喝!”快银一蹦三尺远。
“喝了会发生什么?”
“你要过孟婆桥,然后轮回。喝了孟婆汤你就会不记得你上一世的事情。”

“嘿,快银,你没事吧。”
已经不知道最近是第几次因为跑的太快撞到墙上的快银表示有点头痛。
“你看我像没事的样子吗!”
绯红女巫翻了个白眼。
“我觉得最近我可能有血光之灾。”
快银神秘兮兮的靠近绯红女巫小声说。
自己弟弟撞墙撞傻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嗷!”
快银已经第二十一次撞到墙上了。
但是,这次。。。
撞了个人。
“啊对不起对不起。”
快银一边摸了摸头一边看向前面的人。
“没关系。”
嗯,长得帅声音也好听。
快银边走边想。
“哎,等一下。”
快银回头。
“我是不是在哪上过你?”

【点梗】

占Tag致歉。

嗯三个月三十粉其实挺搭的。
欢迎点梗。
有什么不想写的梗也可以塞给我啊。
Tag里面没有的西皮梗也可以点。

【盾冬/冬铁】谁他妈是巴基【双标冬】

美国队长:巴基!
冬日战士:谁他妈是巴基。

钢铁侠:巴基。
冬日战士:嗯?

珠海人的德哈脑洞

台风:珠海珠海我又来啦!
珠海:滚。
我们:台风快来快来!

德拉科:破特破特我又来啦!
哈利:滚。
少爷迷:少爷少爷快来!

@你才怂你全家都怂

【GGAD】嗜糖如命

甜,一发完。
文笔渣,小心。
我写虐你们反应那么大,那我再写一篇小甜饼好了
(´-ι_-`)
私设格林德沃是斯莱特林级长。

格兰芬多级长阿不思·邓布利多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的每个校袍口袋都被施了无痕伸展咒,里面常年放着甜食。
斯莱特林扛把子盖勒特格林德沃也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和邓布利多一样,嗜甜如命。
好吧。
格林德沃有两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喜欢邓布利多,超过喜欢糖。

格林德沃一出历史课的教室就看到了正在口袋里摸索着的邓布利多。
“嘿,阿尔。”
“哦,你吓了我一跳。”眼前的红发少年眉眼弯弯,好像一条……桥(呸什么鬼我一定是中了陶白西皮的毒)
“你在拿什么好吃的呢,我知道你每次吃午饭前都要吃甜食。”
“我还没想好,不过我好久都没吃毛毛牙薄荷糖了。”

对于永远敌对的两个学院来说对方学院和自己学院的级长过于亲密是一件怪事,可是现在在四大学院的学生来说这已经见怪不怪了。

“给我一个?”
“蟑螂串?”
格林德沃一抬头,眼前就出现了放大的蟑螂串。
优雅的斯莱特林怎么可能忍受得了蟑螂串。
“不。”
“胡椒小顽童?”
格林德沃挑了挑眉。
“那。。。好吧。”
邓布利多亲了一下格林德沃飞快的逃跑了。

好吧。
其实格林德沃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已经有一个和他一样嗜糖如命的女(划掉)男朋友了。

斯莱特林的学生表示今天他们的级长依旧一脸痴汉笑。

第一张是斯莱特林院徽的原图,第二张是我画的
嗯我画的这么好看我同学都把这个当做她的头像了

关于受伤

内含 德哈/锤基/GGAD 请自行避雷
祝使用愉快

德哈
德拉科:格兰芬多愚蠢的狮子又受伤了?就知道伟大的救世主破特一天到晚肯定不会消停。
哈利:得了吧你那么嫌弃我还给我处理伤口?
德拉科:。。。

锤基
索尔:底迪底迪我受伤了!
洛基:哦。
索尔:底迪底迪你不帮我上药吗?
洛基:不帮。
索尔:QAQ

GGAD
格林德沃:阿尔阿尔我受伤了!
                    你不帮我包扎吗?

即使照片上的邓布利多会动,那也不是真人。

就是和同学聊盾铁的日常啊

我:你知道漫威吧?
同学:不知道。
我:那你总知道《复仇者联盟》吧?
同学:知道啊。
我:那你听过盾铁吗?
同学:盾本来就是铁的啊!
我:???
同学:难道不是吗?
(´-ι_-`)

那个。。。其实我同学的本意是盾本来就是用铁做的

就是个普通的段子而已

某天,Tony一边给史爱民上药一边说:“你看你都一百多岁的老人了还和洛基索尔几百岁的年轻人玩。”